快捷搜索:

本来这琴就是我用便宜的价格给捞回来的现如今

 对面的这个老师傅这么一说,顾峥突然就不想背这个锅了。
 
    “董师傅,事情是这个样子的……”
 
    如此这般,顾峥就将这把琴的由来跟董师傅给说明白了,到了这个时候,对面的师傅的脸色才算是缓了过来。
 
    从刚才的仇视状态转换成了普通客人的态度。
 
    只不过他抱着琴的手还是没有松开来,只是一直不停的说……顾峥这把琴算是买值了。
 
    “这年头,最难保存的古董,莫过于纸质,竹简类的器物了。”
 
    “在经年累月的动荡中,这些东西太容易造成破坏。”
 
    “其二,就是木质的器皿,琴,家具,笔墨,都归属在这一类文物之中。”
 
    “因为它们若是没有精心的保养,年头一久了,就会腐朽成不值一钱的渣渣。”
 
    “你的这把琴,虽然只是清代的东西,但是无论是木料还是刀工,无论是浮漆还是琴弦,都是上好的材质制造而成的。”
 
    “若是没有上边这一道裂痕,足可以称得上是现存的古琴类的上品之作了。”
 
    “只可惜啊,这一裂就让这把琴失了价格了。”
 
    “依照我现在的修复的功力,顶多能让这把琴从外部观察的时候,是看不出明显的瑕疵的。”
 
    “但是若是这把琴一上手弹奏,你可要做好心理准备,原本的琴音的标准是肯定达不到了。”
 
    “至于后期是不是有音准,音调的问题,这我可不敢保证了啊。”
 
    听了这话,顾峥只不过是求个安心罢了。
 
    他总觉得,让把古琴带着伤,本就是爱琴人的罪过。
 
    至于这把琴在修复完毕了之后,他还真没有想用其演奏的念头。
 
    因为家中有一把珠玉在前,又何苦去用石头子对付呢?
 
    所以,顾峥回答的也是十分坦然。
 
    “放心吧董师傅,我对于这把琴的情况已经做到了心中有数了。”
 
    “本来这琴就是我用便宜的价格给捞回来的,现如今之所以会拿到这里来修补,为的就是以后碰到一个喜爱收藏这种东西的人出现,他若是有兴趣了,我转让的时候也能拿得出手。”
 
    “总不能拿一把断琴赠人吧?这也太不吉利了。”
 
    而董师傅在见到了对面的年轻人,竟是如此的上道,他内心中对于顾峥的印象分又加了三分。
 
    “不错,现如今像你这样的年轻人怕是不多了,这样吧,既然是我上手替你修补,那修补的费用自然就由我说了算。”
 
    “我给你打个八折,你拿着这张卡去前台结账,他们会自动给你扣除折扣的部分的。”
 
    说完董师傅就朝着顾峥的面前递过来了一张银白色的的卡片,让一旁的冷霜在见到这张卡之后就是一愣,随口就给顾峥了一个特别清楚的解释。
 
    “呦,你才来这里消费了一次,就能成为这里的白银级的客户啊。”
 
    “看来这家店的传统这么多年都未曾改变过啊,对于真正喜爱古董的客人尤其的偏爱。”
 
    “顾峥,收着吧,你拿着这张卡,以后但凡是来博古斋消费,旁的客人挨不挨宰我不知道,但是拿着他们的卡片的客人,一般都宰的稍微轻点。”
 
    这话说的,让整个店铺中的活计们都齐刷刷的看向了冷霜的方向。
 
    而一旁的顾峥则是赶紧将头凑到了冷霜的面前,压低了声音的询问到“喂,你怎么对这里这么清楚?”
 
    “还有,你刚才说的那些话,声音是不是太大了点?”
 
    但是这个时候的冷霜,则是无所谓的扯了扯自己的嘴角,用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眼神白了顾峥一眼。
 
    正当冷霜打算继续说点什么的时候,他们对面的茶几前,董师傅所在位置的后方,就飘过来了一个穿着长袍的老者。
 
    他拽了拽自己马上就要及胸的花白胡子,抬着鼻梁上的眼镜,就将眼睛眯缝了起来。
 
    在借着灯光前后打量了这么一番了之后,才跟着呵呵的笑了出来。
 
    “哎呦,这不是冷家的丫头啊?你家老爷子呢?”
 
    “怎么?你终于想通了,打算继承你爷爷的衣钵传承了?”
 
    而对面的冷霜却是半分被人戳穿了身份的尴尬也无,只是朝着这个一看就无比熟识的老爷子摆了摆手,赶紧将对方的碎碎念,给碾压在了萌芽的状态之中。
 
    “怎么可能,我这双手可是为了拯救更多的病患而生的,怎么可能为了那些没有生命的古旧的物件儿,操那一份的闲心。”
 
    “虽然你们总说,文物的救助,文化的传承是多麽的重要。”
 
    “但前提是,你们总要找到真正的热爱这一行当的人来接手才对啊。”
 
    “现在都是什么年月了,咱们就别总抱着家族传承,圈内文化不放了。行不行?”
 
    “你们找个机灵点的小徒弟,算是放过我,也放过你们自己呗。”
 
    坐在一旁的顾峥,就算是没说话,也总算是听明白了。
 
    这位冷大夫的爷爷,看来是这个圈子中举足轻重的收藏家以及带有家族性质传承的文物修复人了。
 
    只不过,但看冷霜这个潇洒劲儿,还真不像这些老古董一般的家庭中能够出来的人物。
 
    果不其然,对面的老头在听到了冷霜的反驳之后,气的胡子都跟着翘了起来。
 
    但是这位又不是她的亲爷爷,就算是被怼了,也不能真动手啊。
 
    于是气急了的老头,直接就将长袍子一撩,把手伸进了那底下颇为时髦的咔叽布的裤兜里边,就将他那个屏幕硕大的老年机给掏了出来。
 
    “你,你一点都不懂的什么叫做尊老爱幼!”
 
    “我!我要打电话跟你爷爷告状!”
 
    “告我什么?”冷霜将眉毛一挑,一点都不害怕。
 
    在家里他爷爷就是孤身一人跟她以及她的父母三人对战,哪回他也没见赢过啊。
 
    现在还是一个外人告状,能有什么作用?
 
    谁成想,对面的大爷也真不含糊,一把年纪了没羞没臊的就把手机的摄像头对准了顾峥和冷霜的方向,‘咔嚓’一下,就将两个人的照片给拍了下来。“”
 
    “我!别以为我拿你就真没辙,我要告诉你爷爷,你背着家里人谈恋爱!”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